Recent Posts
Featured Posts

腐败政治带来的羞耻感


在过去领导着世界目前规模最大的青年政治组织 - 社会党国际青年联盟(IUSY)的两年里,我看到并且经历了许多,有些令人生畏,有些令人困惑,有些是超现实的,有些甚至涵盖所有。

那些超现实的经历包括了与发展中国家的总统于深夜里在青年营前的海边,一边以廉价朔胶杯畅饮,一边轻松畅谈,而在短短的数小时后却摇身处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场地里,和他肩并肩坐在各国部长、国会议员、社会名流,及国际代表的面前发表高层次的政治言论。


也有些时候我有机会看到、触碰,甚至经历各种冲突及其所带来的后果,例如贫穷、危机、文化、历史等等。其中例子是曾经加入阿根廷的一场超过数十万工人参与的争取员工权利的游行活动,并由于政府采取应对暴乱措施,必须由两辆防暴警车防守到进入雅典的一个会议场地;这些经历可谓非常多姿多彩的。


从事这项工作的好处之一就是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领袖和政治领导人进行近距离的私人对话或公共交流。我经常很自豪地介绍自己来自东南亚地区、我拥有华人民族文化,及更重要的是我是马来西亚人民。


我经常会毫无保留地如此介绍自己“我在此代表我代表来自90个国家的140个组织;但在这里,我除了是个普通人,你可以称我为一位社会主义者,也是以称我为朋友,更可以称我为马来西亚人。。”人们的反应总是赞美马来西亚多么地美好,对其美食更是赞不绝口。


人们给予这样的反应,或许是因为马来下亚没有太多的话题可以被谈论,也或许这些高级外交官和政治人物察觉到我党迄今都依然是在野政党,更或许因为无论要谈论些什么,在政治上和外交上都不太适合?


有一次,我造访了一个非洲国家,布基纳法索,这一次不一样。


这个国家刚在2015年时期在独裁及军事统治中复原了民主制度。在那次造访中,我有幸与该国国会议长进行一段一对一的谈话。当时我们(我、翻译员、及议长)在一间等候室内,等待被邀请到台上。


在例常的介绍之后,尊敬的萨里夫迪奥罗先生以法语直言不讳的对我说:“我以为你的国家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我错了。”


我对迪奥罗先生的指责感到错愕,但基于他的身份崇高,我只是简单地回应说:“对不起,我不明白。“


迪奥罗先生权威昂然地说:“我读到关于贵国首相涉及一宗国际洗黑钱和财政欺诈的案件。然而,他目前仍然在位,这简直是疯狂的行为。看来盗贼统治已离开非洲并重新安置在您的国家”听后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令我震惊的是,我国被描述为疯狂,而且是在说一位通过官方选举制度遴选出来的马来西亚首相,对于该批评,我实在幸免不了。身为一位对革命斗争实现民主身经百战的资深政治家,他不仅是正确的,更有充分的资格说出这一番话。


在我从沉默变成尴尬之前,他接着说:“年轻人,你必须继续抗争和努力。我希望有天能够看到你们的人民像我国人民一样获得解放,切勿放弃。”


我唯一能够回应他的是:“我认同,我一定会!”之后,我们以握手结束了话题,接着我们便立即走到台上向一场盛大的集会发表演讲。在其后的时间里,我仍然都搞不清楚自己当时的感受究竟是被吓到、困惑给,尴尬还是被惊呆了,直到当天晚上回到旅馆。


原来,我是感到羞耻。对于我心爱的国家的名字被一位担任最高政治职位的人污辱,我感到羞耻。我感到惭愧的是,尽管我是一位民选代义士,但我无法把他、他的腐败、及其盗贼统治政权给赶下台。对于无法阻止我国声誉受损,我感到非常惭愧。


可惜,迪奥罗先生再也没有机会能够看见我国同胞获得解脱的一天,因为他于去年8月份去世了。然而,我仍然充满希望,只需等多数个星期的时间,我和我的同志将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把那些使我们所爱的国家蒙羞的人给铲除掉。


我现在已准备好,也愿意随时遭受任何惊吓、困惑,及超现实的经验。但我再也不想再次因我心爱的国家被说是疯狂的,且是由腐败盗贼统治者领导的非民主国家,而感到羞耻。



Follow Us
No tags yet.
Search By Tags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